牧瀨白

灣家/日記/HQ!!/村長/攝
Plurk/r890320

【HQ!!】那些303室的故事(黑月)—上

*未來私設有
*賀100fo
*希望雪雪ㄦ可以趕快恢復健康u/////u
-
-
-
-
-
-
-
-
-
-
「好久不見,赤葦前輩。」
「是的,之前預約是下午三點。」
「好的,303號室嗎?」

「您好。」
「是的。有這種心理諮詢所真是太好了,我說什麼都是可以的嗎?」
「我知道了,謝謝。」

「有些話,我一直很想說,但卻不知道該告訴誰好。」
「那個,我所說的話,一句都不會洩漏出去吧?」
「那麼,我就開始說了。」
——其實,有些話,我一直很想對你說。

「我在高中的時候,曾經加入某種運動的校隊。雖然曾經打進全國,但講真的,就只是地方高校的普通校隊。」
「雖然是不起眼的學校,可是因為教練的關係,和在東京的N高一直有交流,也會辦合宿訓練,而我也是在那裡認識他的。」
「因為不方便透露本人的姓名,請讓我稱呼他為K。」
「K是N高的隊長,我一年級時他已經三年級了,是那種對排球很熱衷的人。」
「我一向是『及格就好』,但在訓練結束後,受到K桑的自由訓練邀請,所以留下來。」
「除了我和K,還有A和B,我們在合宿的那一週都持續一起做自由訓練,也是這樣而變熟的。」
「K確實如他自己所說的,非常熱心,對我指導有加。K和AB似乎以前就認識,但AB的關係明顯比和K更親密一些,因此我在大多數自由訓練時間都是和K一起。」

「抱歉,能讓我喝口水嗎?」
「好的,謝謝。」

「我和K在合宿之後,也用聊天軟件持續的聯絡,我慢慢明白有關K的事。」
「我以為K對後輩們都是這樣的,直到我生日的那一天,K親自從東京到宮城來找我。」
「那是他第一次來找我,以幫我慶生的名義,結果是我帶著他在市區玩了一整天。」
「那天K沒有留宿,之後也沒有來找我,像以前一樣靠著軟件聯絡。」
「隔年冬天,K在考上大學後又一次來拜訪我。他留宿了,然後在隔天早上,K向我表白。」
「當下是驚訝的,而我本身雖然並不排斥同性,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告白,我還是沒有答應。」
「K在那之後,對我並沒有和以前不同,好像告白這件事沒發生過一樣。」
「而我也並沒有太在意,因為K不在意的話我也沒什麼好在意的。」
「現在想想,要是在意一點就好了。」

「K回東京了之後,大學開學,我大概在一個月後,從A那裡得知K交了女朋友這件事。」
「K並沒有在聊天的過程提到這件事事,我除了覺得『明明才跟我告白,又馬上交女朋友,還好沒有答應。』之外,說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。」
「我們的下一次見面是暑假,我和家人一起去東京,有一天空出的時間,我約了K。」
「和K一起去了新開幕的水族館,我無意間問了K『和女朋友怎麼樣了?』,他說『分手了。』,然後問我怎麼知道這件事,我說是A告訴我的。」
「K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,只是淡淡的說『是嗎』。那一天我們在逛完水族館後,還去了家庭餐廳,然後到附近賞夜景的景點瞭望臺。」
「周圍盡是情侶,我不禁想起了K向我告白的事,我看著K的側臉,他似乎沒想要提那件事。」
「那天晚上,我們離開瞭望臺已經是十點多,我和家人聯繫後,住在K的家裡。」

「那個,能讓我喘口氣嗎?」
「謝謝。」

「我要繼續說了喔。」

「K一個人住,一個小公寓套房,我們倆都是接近一九零的男性,多少有些擠,但寄人籬下我也不好說什麼。」
「K讓我睡床上,他從櫃子裡拿了鋪被。我穿著K借我的睡衣,在十二點以前就上床了。」
「那天晚上,我感覺有什麼貼上我的唇,我沒有推開,也不覺得噁心,但我知道的,K吻了我。」
「隔天早上,我離開K的住處,在車站和父母會合。」
「那是我第一次到K的住處,也是最後一次。」

「那之後,我和K都忙於課業,連以前每天都會傳的訊息也少了,就好像回到認識以前,我們只是不同校的前後輩關係。」
「我不懂心裡的那股空洞感,我也沒有跟別人說這件事,一直到升上高三的冬天,班上討論著喜歡與不喜歡的話題,我第一個想起了K。」
「那個時候,我才知道,一直以來我所壓抑的。」
「或許,我喜歡K。」

「不敢置信,同時不敢面對這樣的自己的想法,而現實擺在眼前,我和K漸漸疏遠的事實是不會變的。」
「我和K的話題,也只剩下日常,我沒有再與K提到感情方面的事。」
「雖然不想承認,K是溫柔、熱心又帥氣的存在,女朋友或者關係好的同性與後輩,除了我,不知道還有多少。那麼,我的存在也很快的會被取代的。」

「一直到現在,我和K偶爾還是會聯絡,我們也還是透過網路郵件。」
「但如果,可以讓我再見到K,有些話我還是想對他說的。」
「我對K,就像K曾經對我的那樣,我對他——

——啪嚓。
——那個抱歉我是預約三點半的,櫃臺說直接進來……誒?
「誒?」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