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瀨白

灣家/日記/HQ!!/村長/攝
Plurk/r890320

【HQ!!】小排球們的海龜湯(多CP)

*大多數都是海龜湯/都市傳說的題 套小排球進去
*也有些是其他的恐怖梗xD
*CP含 灰夜久/三館/兔赤/黑月/鎌二/及影/研日 有雷請自避><

1/灰夜久
夜久曾經和列夫同居過一段時間,對方在睡不著的夜晚會來敲他的房門,然後和求他和他一起入眠。
後來,列夫因為工作因素到了國外,兩人只在寒暑假見面,那種敲門聲也就不那麼令人安心了。

2/三館組
在合宿的第一天晚上,月島和前輩們一起練習,回到房間後半炫耀的這麼對日向說。
「我啊,和四個前輩一起練習了喔。」
「好羨慕啊,是哪四個前輩呢?」
「啊,黑尾前輩、赤葦前輩、木兔前輩……咦?」

3/兔赤
從上個月開始,赤葦發現自己的房間裡有些東西移位,木兔表示不是他弄的,於是赤葦在自己的房裡裝了攝影機,連接到有電腦的書房。
有一段時間,木兔在國外打比賽而沒有回家,某天赤葦在回家後發現東西移位了,他很快的打開書房電腦,看見陌生的男子在自己的房裡好像在找什麼,突然,男子像嚇到似的跑向房間的陽臺,赤葦疑惑著男人是被什麼嚇到了。
下一秒,是自己走進房間的身影。

4/黑月(同大學校隊設定)
昨天是假日,黑尾在路上遇到了月島,對方難得的邀請他一起吃冰淇淋,吃完後還邀請黑尾到自己家裡。
「欸欸欸月月是認真的嗎?可是我還有事呢,下一次吧!」黑尾這麼說,在十字路口與對方道別。
今天,黑尾在訓練時見到月島,他向對方搭話。
「昨天很主動呢,今天放學後去你家好嗎?」
「黑尾前輩在說什麼啊,」月島皺起眉頭。
「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圖書館喔。」

5/鎌二
鎌先和二口同居第二年了,愛熱鬧的兩人偶爾都會帶朋友回家,唯一的要求是朋友必須在十二點之前離開。
二口在某一天接到了鎌先的電話,說是因為加班所以會住在公司,二口也不在意,但是當他回到家時,發現鎌先房間的床上躺著一名跟鎌先差不多年齡的青年。
或許是對方的朋友吧?二口這麼想,但那名青年一直待到半夜十二點多,二口打電話問了鎌先,聽過二口的描述後,鎌先要他馬上到附近的便利店,確定二口到了便利店之後,鎌先報警了。

6/及影
及川和影山同居後,影山發現及川喜歡拍照,尤其是用影山的手機幫影山本人拍一堆醜照,原本的影山還對這件事有些不爽,久了也就習慣了。
及川在一個月前因為工作而要到外地出差一個月,今天是對方回來的日子。
影山一大早收到了對方傳來的短信,附上一張他本人的自拍,影山打算也回給對方一張照片,於是打開了相簿。
他看見了自己在家睡覺時的照片,拍攝時間是兩週前。

7/研日
研磨習慣了家裡有日向的身影和聲音,因此當日向在年節時間回宮城時,獨自待在屋子裡的研磨感到有點可怕。
日向離開的第一天,研磨在洗澡前打開家裡所有的燈,卻在洗完澡後,聽到房間內有些聲響,有些恐懼的打開房間的燈,發現房內沒有被入侵的痕跡。
「是我多心了嗎……?」

【HQ!!】虐段子

CP:黑研/及影/及岩/金國/青二/大菅/灰夜久/黑月/牛及/花國
-
你在我的人生中佔了很大的一部分。
第一次吃蘋果派,第一次和人吵架,第一次接觸排球。
第一次信任他人。
第一次的嘴唇碰觸。
然後,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。
作為旁觀者,看著你走向紅毯的另一端。
-
雖然我可能再也不會動。
雖然我可能再也不會睜開眼睛。
但我還是想要告訴你。
想要再任性一次。
最後一次。
「及川前輩,請教我發球,好嗎?」
-
他習慣笑容。
無時無刻,面對幾乎所有的東西,他都保持嘴角的弧度。
最後的最後,及川徹帶著空洞的眼神,微笑著向岩泉一敬酒。
-
不要再睡了。
不要再睡了,好不好。
再睜開眼睛吧,你喜歡吃的鹽焦糖我會買給你的,要多少都可以。
所以,拜託快睜開眼睛吧。
快睜開眼睛啊。
-
線香繚繞。
守靈的夜晚,褐髮青年跪坐在靈堂中央,往常有些多話的他此刻面色凝重。
站起身,走向依舊擺放在前方,尚未下葬的棺木。
打開棺木的蓋子,男性的軀體一如往常,只是失去了應有的溫度。
「真是的,你怎麼就這麼離開了。」
「禮儀師居然給你弄了眉毛。」
-
他是隊伍的父親。
他是我們的地基。
有他在,我們就不會輸。
他是我最喜歡的人。
二十七歲的退休球員菅原孝支,在運動刊物記者向他詢問高中的隊伍時,說了這樣的話。
他沒有看到的是,澤村大地抱著剛滿兩歲的孩子,默默的在遠處望著他。
-
在夜久衛輔考上大學的那一天,他意外的聽到灰羽列夫即將回到俄羅斯的消息。
「等我。」在機場為他送行,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少年緊緊擁抱對方,懷裡的人點了點頭。
夜久衛輔並沒有伸手回抱。
「我等你回來。」
綠瞳的少年離開了,進了登機門,上了飛機。
那是夜久衛輔最後一次見到灰羽列夫。
-
有的時候,他會想起那一年的事。
每一次合宿,每一次相約,每一次交談,月島螢從來沒有忘記過。
在那人離開後,他摘下眼鏡,改成戴隱形眼鏡,許多人問他為什麼,而他的回答都是一樣的。
「會叫我眼鏡君的,有一個人就夠了。」
-
「今年啊,青城拿到全國賽的資格了喔。」
「果然青城比白鳥澤厲害,哼。」
「你們以前隊裡的那個誰……天童?聽說他要到國外去了。」
「好奇我怎麼知道嗎?」
「算了,你肯定不會好奇吧。」
「就先這樣吧,我會再來看你的,小牛若。」
踩在墓園的石子路上,及川徹才注意到不知何時下起的雪。
-
很多年以後的一次聚會,及川徹問花卷貴大,在青城的那幾年,最後悔的是什麼。
「是什麼呢……」
「大概是,我喜歡上了一個人吧。」
「是學弟喔,很安靜呢。」
「總是懶洋洋的。」
「那那那不就是……」在場的眾人露出驚訝的表情,及川徹有些結巴的這麼說,卻被花卷貴大輕易的打斷了。
「你是在那什麼呢,我們從來,就沒有在一起過啊。」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