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HQ!!】BunnyHole(黑月)-3

*大家都不打排球系列
*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
*求不炮
-
-
-
-
-
奶金色的細軟毛髮,似乎是熟睡著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。黑尾愣了幾秒,才看見幼貓與竹籃的縫隙中夾著BunnyHole的名片,右下角寫著「螢」。
「沒有我的店讓黑尾君孤單了嗎?那麼,用別的方法彌補你吧。」黑尾想起老闆曾經這麼說過,再看看那只小小的幼貓,所謂的彌補就是這個嗎?

先是把整個竹籃帶進室內,奶金色的幼貓沒有醒來。輕輕觸碰那柔軟的細毛,有幼獸偏高的體溫。然後,黑尾從儲藏室拿了掃把與吸塵器,開始打掃因為自己連夜做報告而變得骯髒的空間。
老實說,黑尾有那麼點訝異,他以為在自己打開吸塵器時,幼貓就會因為運作時的巨大聲響而醒來。但是沒有,就連黑尾拿著抹布擦桌子,不小心翻倒咖啡時發出了巨大的聲響,牠也沒有醒。
等到把整個空間打掃乾淨,已經是傍晚了。黑尾側躺在竹籃旁,看著幼貓因呼吸而微微起伏,替牠順了順毛,黑尾走進廚房,準備今晚的晚餐。

因為獨居的關係,黑尾在經濟不是那麼許可的狀況下,大多是自己做晚餐。
把燙過的胡蘿蔔和馬鈴薯切塊,肉沫和洋蔥一起炒,洋蔥炒到呈現淺褐色,接著放入煮開兩人份咖哩醬的鍋子內,煮到均勻後關火,在鍋子裡悶五分鐘就完成了。
黑尾在咖哩完成的同時聽見飯鍋的提示音,剛煮好的米粒飽滿有光澤,裝了適當的量到碗裡——其中一碗要多一些,然後淋上咖哩醬。
黑尾一邊吃著自己做的咖哩,一邊看沒有營養的綜藝節目。幼貓還是沒有醒,咕嚕咕嚕的打呼聲也沒有停。

在用完餐後,黑尾找了空檔到附近的寵物商店,買了貓糧和貓沙。回到公寓後做了簡單的處理與配置,黑尾拿著手機對著熟睡的幼貓拍了好幾張,傳給了木兔。
[For Bokuto:你看很可愛吧uwu [幼貓.jpg]
[From Bokuto:唉唷黑尾你居然養貓?!?!?!叫什麼名字?」
名字嗎?黑尾想起了名片右下角的那個字,螢,是什麼意思呢?是名字嗎?
「『螢』是你的名字嗎?」
說真的,熟睡的幼貓非常可愛,奶金色的貓毛很有光澤。離開家,一個人居住的生活已經過了兩年,雖然說和木兔、赤葦的聚會並不少,去研磨那兒鬼混的時間更是多,但每當獨自回到租屋處,看著這個只有自己影子的空間,多多少少還是有那麼點兒孤單。
或許這樣也挺好的。黑尾想。
「那麼,那就是你的名字了。」

沒有打算把小貓從籃子裡抱出來,黑尾逗弄著那對柔軟的耳朵,他從來沒有養過貓,只在電視上看過,那樣的生物他很陌生,沒有接觸過,這是第一次,除了好奇以外,黑尾也對這小小的幼獸起了憐愛。
那一晚,黑尾大概在十一點多一些時熄燈,在床上躺到一點多才終於睡著。
九月十八日,黑尾鐵朗與螢生活的第一天,沒有養過貓的他所不知道的是,貓這種動物並不會睡這麼久。

月光從窗戶照入室內,凌晨三點,竹籃內已經空無一物,黑髮的青年躺在單人床上,早已熟睡,因此他沒看見窗前,那個一頭金髮的少年,睜著那對月色般明亮的瞳仁,從黑尾的衣櫃裡翻出自己能夠穿上的大件睡袍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)

© 牧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