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HQ!!】怪談1(三館)

參考怪談:拍手
-
-
-
-
-
我是月島螢,來自宮城的月島螢。
你看到這篇文章時,我可能已經不在了。
即使如此,請看完他。
這是我最後,最後的請求。
最後的求救信息。

今年春天,我從K高畢業,考上了東京的大學。
似乎是為了慶祝我考上了,黑尾前輩、木兔前輩與赤葦前輩在我到東京的那一天,幫我辦了一個小小的歡迎會,並且在歡迎會結束後,黑尾前輩提議一起到海邊看日出。
即使我覺得麻煩,但黑尾前輩與木兔前輩好像很興奮,赤葦前輩也沒有表示反對,於是就這麼決定了。
木兔前輩在今年考了駕照,並且買了一臺二手的本田,因此由木兔前輩開車,在凌晨兩點多出發,開往海邊的方向。黑尾前輩坐在副駕駛座,我和赤葦前輩則是坐在後座。木兔前輩似乎不怎麼常開車,對路線也不清楚,因此決定使用導航,而在我們出發,大約半個小時後,導航壞掉了。
是的,導航壞掉了。

「回去吧。」赤葦前輩說。「沒有導航的話,哪裡也別想去。」
我正想出聲附和,黑尾前輩卻早一步的開口,還拿起手機,打開了一個我沒有看過的軟件。
「這個是?」
「這個軟件啊,聽說是要做什麼都可以的萬事通軟件呢!」
「說胡話嗎。」
「才不是,我來試試看能不能當導航……」
「怎麼可……」「歡迎使用定位導航系統——」
「臥草?」

雖然很不值得相信,但沒有別的方法,於是我們使用黑尾前輩手機裡的奇怪軟件,就這麼一路開著、開著……等到回過神,四周是茂密的樹林,若是打開車窗,必能享受吹過樹梢的涼風。
……Excuse me,我們是要去,海邊?

「……為什麼是山裡?」
「誒,啊,哈哈……」
「笑有用嗎你這臭貓頭鷹!」

木兔前輩把車靠邊停,開著大燈能看見前方幾公尺的路,但再遠就看不見了。
「我想上廁所。」赤葦前輩說,於是木兔前輩開了車門,讓赤葦前輩下車。赤葦前輩似乎是往後方一些走,那裡有草叢嗎?或許吧,我沒有注意到。
沒有很久,大概幾十分鐘,赤葦前輩又上了車,木兔前輩和黑尾前輩也沒了看日出的興致。
「回去吧。」黑尾前輩說。
那件事情,就是發生在之後的路段。

夜晚的山路沒什麼好看的,於是在幾十分鐘的路程後,黑尾前輩說起了恐怖故事。
那是「紅色耳環」的故事,我早就聽過了,沒有太在意,畢竟是電視節目的恐怖特輯。接著換木兔前輩,前輩說的是「廢墟醫院的斧頭」,這個我也毫不意外,曾經在網上看過的劇情沒什麼可怕的。
接著輪到我了,我正思考著要說什麼樣的故事,卻突然感覺有什麼不對勁。
從我的公寓兩個小時的車程,可以到達剛才赤葦前輩下車上廁所的位置。而從我家離開,一個小時可以到達山腳,因此一個小時的路途,大概也能讓我們回到山腳,順利下山。
之所以這麼說,大家應該知道為什麼了吧?
是的,離赤葦前輩上車,再次出發,已經過了兩個小時。

我打開手機,這裡沒有訊號,但我並不是想要撥給誰,而是看著時間,五點四十分,已經是清晨,早該天亮了,而我抬起頭,卻只看見沒有星星的漆黑夜空。
我們現在到底在哪裡?仔細想想,黑尾前輩不是粗心又隨便的人,這樣的他為什麼會相信那種軟件?我看著前座的黑尾前輩,前輩看起來和往常一樣,而微微能看見的白眼球卻佈了血絲。側過頭,我看著赤葦前輩,他從上車後就沒有說話。奇怪,赤葦前輩的皮膚是很白皙沒有錯,以前有這麼蒼白嗎?還有什麼,好像沾在赤葦前輩的黑色外套上,那是什麼?
「月島。」赤葦前輩也側過頭,沒有焦距的眼神望著我。「換你了喔。」
我這才注意到,一直被我和窗外風聲混淆的「啪啪」聲,就夾雜在「咻咻」的風聲裡。

赤葦前輩,為什麼一直拍手呢?
為什麼,拍著手背呢?

※拍手:
拍著手背/用手臂揮手,都是死者才做的事。

※紅色耳環:
少女在路上撿了一副紅色耳環,從那天起便聽到閣樓有撞擊聲,檢查後沒有異狀。直到有靈異體質的朋友借宿,睡在閣樓的親友看見天窗的地方不停有影子撞擊,抽離,再撞擊,發出聲音。
是紅色耳環的擁有者,撞擊天窗想奪回自己的東西。
取自緯來日本臺《毛骨悚然!撞鬼經驗!》

※廢棄醫院的斧頭:
ABC三人到廢棄醫院試膽,B拿走了二樓滅火器旁的斧頭,幾天後B遭遇不測,於是A與C把斧頭丟入山谷。
幾年後A和D與E,三人到廢棄醫院探險,A堅持只在一樓,看著DE兩人上二樓,踩上最後一階階梯,並在聽見D說出「哎,這裡居然有斧頭!」時拔腿狂奔。

评论(2)

热度(20)

© 牧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