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瀨白

灣家/日記/HQ!!/村長/攝
Plurk/r890320

【HQ!!】瞳孔(赤兔赤)

*偷窺成分
*木兔校外租屋設定

今年的梅雨季來的比往年都要早,大概是四月初,天氣還有點冷的時候,就滴答滴答的下了好幾天的雨,而一向熟睡的木兔竟也被吵的睡不著,貪睡的他一大早總會被雨聲擾的主動醒來。
今早同樣下了雨,木兔在五點整睜開雙眼,換上制服後做了簡單的梳洗,然後拿著前一天晚上準備好的三明治,確認一次家裡所有的門窗,包括以前不會關上的氣窗都確實關上後,他在玄關穿上皮鞋,從傘桶拿出一般的塑膠傘,打開家門後確實的鎖上門鎖。即使如此,木兔還是忐忑不安的盯著租屋處的門一陣子,才轉身走往樓梯口。

那件事,大約是發生在一個月之前。
那時的木兔剛升上三年級,慢慢有了學習方面的壓力,在不用訓練的日子,他會都到學校圖書館的自習室,自習到圖書館閉館的晚上八點。
有的時候是他獨自一人,有時候則是和赤葦一起,儘管自習室裡不能大聲交談,木兔偶爾會問在他右邊位置的赤葦一些課業上的問題,對方會一邊說著「三年級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會。」,然後替他想出答案。
那一天不知道為什麼天黑的比平時都早,大約六點左右木兔就發現窗外已經全黑了,可能也是因為這個關係,自習室裡的人離開的時間比平時要早,連總是和他一起待到晚上八點的赤葦也在七點離開。
天空正下著雨,在木兔晚上八點離開圖書館時,只剩下他與一名升學班的女孩子。經過熱鬧的地段後,他走進了寧靜的住宅區。
只有路燈隱隱約約的亮著,木兔走到自己租屋的公寓樓下,踩著樓梯走到三樓,在打開303號室的門後,他發現玄關處有著雨水的痕跡。
是從報紙口濺進來的嗎?他不知道,也不是太在乎,脫下皮鞋後,木兔發現玄關的地上還放著一只牛皮紙袋。
搞不好是母親送了東西過來?木兔將紙袋內的東西倒在桌上,是整整十張自己的生活照,睡覺的時候,用餐的時候,看漫畫的時候,那些在這個小小房間裡發生的事,本該沒有人知道的事,一張一張的照片攤在木兔面前,以及在最後一張照片底下,秀逸的字體簡單的寫了一句話。
”我就看著你喔。”

那一晚,木兔徹夜未眠,雨聲不停傳進耳中。
這是木兔光太郎遭偷窺生活的第一天。
一切的開端。

木兔在隔天的晨練時,把這件事告訴了赤葦,赤葦一大早被一夜未眠的木兔眼下沉重的黑眼圈嚇的不輕,聽完對方滿是委屈與恐懼的敘述後,赤葦像是瞭解了似的點點頭。
「也就是說,木兔前輩你被偷窺了吧?」
「嗯,應該是這樣沒錯吧。」
「先不要太擔心吧,畢竟是第一次被偷窺,要不要先看看對方接下來的行動?」
「接下來嗎?」
「是啊,之前就有過用一次性偷窺讓對方不安的案例喔,那麼,在多等一陣子看看吧。」
「嗯,也是啦。」

接下來的幾個禮拜,排球隊的訓練越來越重,幾乎每天放學都要訓練。而偷窺的事情也像赤葦說的一樣,沒有絲毫動靜,漸漸的,木兔記不住太多東西且不擅思考的腦袋也忘了這件事。
一直到一週前。
進入考試週期,排球隊的訓練停止了,木兔恢復那種在圖書館自習的生活,而在自習的第三天晚上,他又一次收到來自偷窺狂的牛皮紙袋。
和上次一樣,似乎是從報紙口丟進來的,紙袋內的東西也和這次一樣,全是自己生活的照片,整整十張的被攤在桌上,木兔緊張的手指翻開最後一張,也同樣用秀逸的字體寫著同一句話。
”我就看著你喔。”

隔天一早,不用晨練的木兔特別到了赤葦的班上,把對方拖著說了一整個早修。
「那麼,木兔前輩要找出兇手嗎?」聽完木兔不太清楚的敘述,赤葦這麼詢問。
「誒,找出偷窺狂嗎?」
「是啊,一般來說如果偷窺第二次了,就大概還會有第三次吧?要是對方跑進你家怎麼辦?」
「確實啊,可是我覺得我找不出兇手……跑進我家感覺不太可能,我家的鑰匙只有我身上的跟備用的一把。」
「那麼,我和木兔前輩一起找吧。」
「喔喔,真的可以嗎?」
「可以。」小幅度的點了頭。「那麼,等考試結束的假日,讓我去木兔前輩家拜訪行嗎?一起想想之後要怎麼辦。」
「嗯,好啊。」
「啊,還有,」赤葦稍微皺了眉頭。「備用鑰匙一直放在一樣的地方會被發現,不如換個地方吧?像是信箱底下之類的?」

考試結束的日子是星期四,也就是昨天,社團活動則是從星期五早上開始,一身輕的木兔哼著歌回到租屋處,掏出鑰匙打開門時,看見了丟在地上的牛皮紙袋。
顫抖著手指打開,同樣是十張相片,同樣是在這個小小空間的生活照,除了最後一張。
嘴上咬著筆桿,困擾的算著習題的模樣,自己正面的臉出現在照片上。
那是自己在自習室時的模樣。

以上,是到目前為止的全部狀況。

木兔走到學校時,雨勢漸漸小了,但還是有細細的雨絲落下。繞過校舍,走往體育館的方向,從口袋裡掏出體育館的鑰匙,在打開門時,木兔被人從背後拍了下肩膀。
「嘿,木兔,今天很早嘛。」木葉頂著有點亂的金髮,這麼說。
「你也很早啊你。」木兔說。木葉一向來的早,很多次比負責開門的他要來的更早,或許這也是使木兔不得不早點出門的最大原因。
在之後的二十分鐘內,人都來的差不多了。在暖身結束後,開始進行各種訓練,木兔這才注意到似乎少了什麼。
「哎,赤葦呢?」
「他遲到了吧?」不知道誰這麼說的同時,體育館的門打開了,門後是赤葦氣喘吁吁的身影。
「抱歉,我遲到了。」

在晨間訓練結束後做了簡單的沖洗,木兔拉著赤葦想說昨天發生的事,被對方回以一句「放學之後再說吧。」,因此好不容易熬過了早上與下午的課的木兔,一到了社團活動時間就拉著赤葦說個沒完。
「……所以,又來了嗎?」換上制服,赤葦一邊繫著領帶一邊這麼問。
「是啊,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?」木兔有些苦惱的這麼說。
「你這麼問,我一時之間也不會知道啊。話說我明天不是會去你家嗎,到時候再談仔細點,然後去問管理員先生吧?如果不是租屋人士,管理員或許會有印象喔。」
「啊啊,的確!」木兔好像才突然明瞭似的。

約定的時間是早上十一點,木兔一直睡到赤葦來按門鈴的十一點零五分,匆匆忙忙開門時還頂著那頭塌了的貓頭鷹頭。
「……木兔前輩記得我們約的是十一點嗎?」
「對不起啊啊啊我睡過頭了!」

赤葦並不是第一次來木兔的住處,甚至在這裡留宿過幾次。第一次來時就發現房間打掃的意外乾淨,應該說沒什麼傢俱,大部分都是漫畫和排球相關的東西。木兔先是倒了兩杯麥茶,接著從櫃子裡拿出另外一張軟坐墊,赤葦把自己的隨身包丟在地上,兩人就圍著小桌子坐下。
「那麼,能先讓我看一下照片嗎?」抿了一口茶,赤葦這麼說。木兔從桌上的牛皮紙袋裡拿出三十張相片,一張張放在桌上,每一張的主角都是木兔本人。
「確實呢……」赤葦用拇指和食指捻起一張相片,相片中的木兔正在用餐,就坐在他現在坐著的位子,「是被偷拍了沒錯。」
「是吧……赤葦你在看什麼?」木兔看著赤葦轉向左後方,雙眼直直盯著牆角。
「那裡。」赤葦指著牆角的方向。「所有相片上的角度,都是從那裡拍的吧?」
「啊,好像是。」木兔看著其他的相片,這麼說。先前的他只對這些相片感到恐懼,而沒有仔細觀察拍攝的角度。
赤葦起身,走向牆角,從漫畫堆中抽出黑色的物體,那是小小的針孔攝影機。
「喔喔喔,赤葦好厲害!」
「只要用心觀察,可以很快找到的……還有,」赤葦又拿起了另外一張相片,「能讓我看一下木兔前輩家的浴室嗎?」
那是木兔正在沖澡時候的相片。

白色的瓷磚,塑膠的門,木兔家的浴室和一般家庭差不多,就是小了點。赤葦觀察著那張相片,拿著在半空中筆劃著,木兔看著赤葦的動作,面露疑惑。
良久,赤葦開口,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「這個,木兔前輩家有板凳之類的嗎?」
「誒,要板凳做什麼?」
「因為這個,可能是那邊吧。」赤葦所指的,是修理管線時會使用的小小窗口。

待赤葦拿著小小的針孔攝影機,從踩著的板凳下來時,已經過了半個小時。
「這樣就沒問題了吧?」拍了拍身上的灰塵,赤葦把針孔攝影機放到了桌上。
「謝謝你啊,赤葦,真是麻煩你了。」木兔鬆了一口氣,替赤葦拿起隨身包。
「那麼接下來,請木兔前輩去穿外出的鞋子。」
「誒?」
「關於兇手,不是說過要去看看管理員先生怎麼說嗎?」

「那個,您好,請問在嗎?」赤葦敲了管理室的門。
迴盪空氣中的是電風扇的聲音,開門的中年管理員先生頂著會反光的大光頭,叼著煙,看著赤葦和木兔。
「我、我是303號室的木兔……」
「啊,我知道你,是那個梟谷的學生吧?」
「是的,有點事想問一下,就是——」
「如果不急的話,」管理員先生打斷了尚未說完的木兔,「外面很熱呢,有什麼事先進來再說?」

煙味竄進鼻腔,被請進管理室的兩人坐在老舊的皮沙發上,赤葦替木兔敘述事件的發生。
「——所以,請問管理員先生有注意到什麼可疑人士嗎?」
「嗯……」思考了一下,管理員先生開口了。「沒有可疑人士,沒看過的梟谷學生倒是有。」
「誒?」
「就是前段時間,」管理員先生稍微停頓了一下,「是女生,長髮,而且是黑髮,看名牌是二年級,因為身高很高所以我記得,大概跟你差不多高吧,不是這裡的住戶。」
「管理員先生記得是什麼時候嗎?」赤葦問。
「啊,記得。」管理員先生笑了。
「是前天喔。」是木兔收到照片的那一天。

兩人離開管理室時,大約是下午三點,天空還是明亮的顏色。在赤葦問了「要不要一起去吃點什麼?」之後,兩人一起來到附近的速食餐廳。
兩人吃著桌上的餐點,看著木兔將手中的漢堡啃光,赤葦放下自己手中吃了一半的漢堡,飲了一口喝了三分之二的配餐蜜瓜蘇打。

「木兔前輩,知道兇手是誰了嗎?」
「嗯?不是那個很高的黑髮的女生嗎?」
「不是喔,」赤葦不知道為什麼的,微微勾起了嘴角,「我想,兇手是管理員先生喔。」
「誒,為什麼?」木兔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「其實啊,這次的事件一直有一點讓我不解呢。」
「哪一點啊?」
「就是,這名兇手,到底是用什麼方法裝設針孔呢?」
「當然是進來我家啊……誒,進來我家……」
「是的,木兔前輩還記得自己說過什麼嗎?你說自己家的鑰匙只有兩把,一把你戴在身上,一把則是備用鑰匙,在信箱底下。」
「是啊,那麼也可能是那個女孩拿了信箱底下的我的鑰匙。」
「但是,木兔前輩沒有注意到吧?剛才我們在管理室時我才發現的,或許是為了避免緊急事件,管理室後方的架子上,有著這裡所有住戶的鑰匙喔。而且,他能夠在我們上學的時間檢查木兔前輩家的周圍,也就可能發現備用鑰匙。」
「誒,真的假的!?」
「真的喔,因此管理員先生可以在各種狀況進入木兔前輩的住處,只要他想要,隨時都可以。」
「可是管理員先生沒有理由這麼做啊……」
「因此,我不知道他的動機,但有辦法完成這個犯罪的只有他了。」
「可是,每次的照片都是從報紙孔丟進來的,如果有鑰匙,直接開門不就好了嗎?」
「木兔前輩還記得嗎?管理室裡滿是煙味,而這裡的住戶幾乎都是學生,大概沒有什麼人吸煙,要是把味道留在室內,難保他最後不會遭到懷疑。」
「但是,也可能是那個女孩子啊?」
「不,這是不可能的。」
「為什麼這麼篤定?」
「梟谷學園的二年級,只有五個班,大概一百五十名學生。」赤葦將剩餘的蜜瓜蘇打飲盡。
「並沒有像你一樣高的女孩。」

等赤葦把剩下的漢堡吃完,兩人離開餐廳,窗外的天色已經微紅,涼爽的夜風拍打面頰,走在回木兔住處的路上,赤葦悄悄的,悄悄的牽起木兔的手。
「誒、誒!?赤葦!?」
「我今天,住木兔前輩家裡吧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我們今天去找了管理員先生,他可能已經發現我們察覺到了,我不敢保證他不會想對你封口,畢竟偷窺是犯罪。」
「封口……」
「是啊,所以,請讓我今晚住下來吧。」赤葦難得的笑了。「還有啊,不要再住在那裡了。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太不安全了,這樣的公寓。」赤葦看進了木兔的眼睛,裡面只有他的臉容。「我也打算租個房,應該也是這附近,那麼,我們一起住吧,木兔前輩。」
「赤葦的意思是說同、同居嗎…!?」

「是的,所以,請和我一起住吧。」

-
「選取,然後刪除。」
「把木兔前輩的相片全部刪除。」

「第一次到木兔前輩家過夜時,就裝了攝影機。」
「木兔前輩沒有發現,相信了我說兇手是管理員先生的事。」
「說到這裡,木兔前輩真的是很信賴我呢。」
「有關我說的話,全部都相信了。」
「原本的備用鑰匙是放在花盆底下,太重了我搬不動,於是向木兔前輩提出把鑰匙放到信箱底下的建議,前輩也真的那麼做了。」
「我很感謝前輩對我的信任,也包括自習時總是坐在我左側的習慣。」
「木兔前輩的第二次偷窺之後,我用備用鑰匙進入前輩家,拆下浴室的攝影機,自習時裝到隔壁的座位。在去前輩家的前一天早上,前輩為了晨練而出門後,再用備用鑰匙開門,把攝影機裝回去。」
「這樣的季節戴著長假髮真的很熱,裙裝空盪盪的感覺也令我不自在,但這樣的結果讓我非常滿意。」
「有關前輩的照片,已經不需要了。我們在同樣的地方,現在是這樣,以後也會是如此。」
「我喜歡木兔前輩。」

「赤葦,你在幹嘛?」剛洗完澡的木兔前輩,用毛巾擦拭塌下來的貓頭鷹頭,這樣詢問我。
「什麼都沒有喔。」我笑著說。

-
※只有在不用訓練的日子 赤葦才能早一步到木兔的住處放置照片
※赤葦在晨練遲到 是因為去木兔家裝針孔
※赤葦的口誤是第一次偷窺的「畢竟是第一次被偷窺」 木兔並沒有說出是第一次被偷窺

评论(9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