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HQ!!】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(兔赤)

*敘述/微甜/HE


-
{我是宇宙間的塵埃。}
{漂泊在這茫茫人海。}
{偶然掉入誰的胸懷。}
{多想從此不再離開。}

假日的赤葦和平日一樣,習慣在早晨六點整起床,最多賴床到六點十分,然後進行梳洗,在六點半之前就能弄好,之後開始做早飯,日式或者西式,看心情決定,有時候是日式煎蛋搭配味噌湯與白飯,有時候是歐姆蛋包搭配培根與麵包。
在早餐做好之後,他會脫下防油噴濺的圍裙,走進木兔的臥室,輕輕叫醒還在熟睡中的木兔,對方會賴床十分鐘到三十分鐘,然後緩緩頂著那頭睡亂的髮,走到廁所梳洗。
如果前一天睡覺的時間超過十一點,木兔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會刷牙刷到失去意識,因此當木兔在浴室待了超過二十分鐘,赤葦就必須進浴室把他搖醒,讓木兔刷完沒刷完的牙,然後把他帶到餐桌。
赤葦和木兔.幼童.光太郎的早餐時間大約是九點開始,木兔稍微清醒後,會進廚房泡咖啡,如果有興致,就自己磨豆子,如果嫌麻煩,就用三合一包或者市面上的咖啡粉。

{我是宇宙間的塵埃。}
{漂泊在這茫茫人海。}
{偶然成了誰的最愛。}
{多想相信永恆存在。}

最初,赤葦不認為他能和木兔交往這麼久。
兩個人的個性、習慣、喜歡的食物,完全相異。木兔在畢業前向他告白,他以為兩人是絕對撐不過一年的遠距離戀愛,可是一年、兩年、三年,如今已經走入了第七年,這是令赤葦比較驚訝的地方。
在大學時,兩人都依序進入了K大,木兔是體育特長生,赤葦則是學文學的。那時的木兔已經時常和校內球隊到各地大學比賽,來上課的時間即為不穩定,兩人的租屋處也經常只有赤葦一個人的影子。
在赤葦大二時,他曾經想著搬出去,畢竟住在哪裡都是獨自一個人。他和木兔討論了這件事,木兔沒有什麼明確的回答,但從那天起,木兔回家的次數從一週一次左右增加為五次。
木兔沒有加入國家隊,赤葦為了這件事和木兔大吵一架,他一直認為木兔會去追尋更廣闊的世界,但對方卻不這麼做。那是赤葦第一次對著木兔又哭又吼,他氣他的放棄,也捨不得木兔的才能,木兔緊緊抱住發狂的他,任憑赤葦尖叫著,直至天明。
在大學畢業之後,木兔回到梟谷做教練,偶然的一次,赤葦到梟谷看排球部的訓練,在休息時間問木兔為什麼那時選擇放棄,木兔說了幾句話,赤葦想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。

{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。}
{是什麼讓我不再懷疑自己。}

他們第一次約會,是赤葦升高三的寒假。
附近的遊樂園有了特價的情侶套票,赤葦在木兔的半拉半拖之下跟著去了,說半拉半拖算好了,那幾乎是一哭二鬧三上吊。
總之,赤葦與木兔第一次的約會是在遊樂園,他戴著木兔硬給他戴上的造型髮箍,舔著冰淇淋,玩旋轉木馬,雲霄飛車,從白天一直玩到晚上。
在天空即將變得一片漆黑時,木兔拉著赤葦的手,去玩最後一個遊樂設施,也是該樂園最受歡迎的遊樂設施,在晚上會發出五彩燈光的摩天輪。
小小的摩天輪車廂裡,他們第一次接吻,雙唇的接觸如觸電的感覺,在小小的車廂裡,只有彼此心跳的聲音。
這時的天空開始放煙火了,紅色與黃色的光綻放在空中,一朵一朵火花照亮了黑夜的天空,照亮了兩人略帶嫩粉的面頰。
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約會。

在那之後,長達一年左右的遠距離戀愛,他們再一次見面,是赤葦畢業的那天,木兔到梟谷門口等他,兩人到木兔當時的租屋處休息,也就是兩人未來的共同租屋處。木兔在附近的錄影帶出租店租了片子,等到全劇終時,已經是晚間七點,赤葦索性在木兔的租屋處住了一晚。
兩人吃了簡單的晚餐,吃完晚餐後各自去洗澡,沒有帶換洗衣物的赤葦借穿木兔的襯衫。
「木兔前輩能借我襯衫和換洗衣物嗎?」
「啊,行。」
天兵的木兔就照著赤葦的需求,只給他襯衫和四角褲,洗完澡剛出浴的赤葦看到沒有睡褲,臉都綠了,但綠歸綠也只好穿上。
那一晚,木兔抱著赤葦,兩人從沙發一路滾到了床上,那是他們第一次做愛,在赤葦畢業的那一天。

{若世界,注定要讓你離開。}
{我又該,怎麼學會不依賴。}

有的時候,赤葦無法相信現在的生活。
和自己所愛的人,過這樣的人生,擁有穩定的工作,每一天醒來,能夠為了什麼而向前,然後,沉醉在日式蛋捲的甜甜味道裡。
赤葦偶爾會到木兔的房裡一起睡,有時就單純的相擁著入眠,有時則會做愛。做愛完的赤葦不容易入睡,他總是看著木兔的睡顏,想到了在梟谷學園的場邊,木兔和他的對話。

「木兔前輩為什麼不進國家隊。」
「嘛,赤葦很討厭一個人在家吧?」
「誒?」
「如果在國外,離家的時間會比大學時更久,赤葦不喜歡吧?」

是啊。赤葦看了一眼自己身旁熟睡的木兔,隨後關上床頭的夜燈。
明天早上,就做日式蛋捲吧。

{是什麼,讓我不再害怕失去。}
{在這茫茫人海裡,我不要變得透明。}

评论(4)

热度(35)

© 牧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