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HQ!!】EROS(赤兔赤)

※Eros:原指接近本能的肉慾,在此指的是本能的愛情與行為,本能指深植心中的行為。
※以下正文

天空像快要下雨似的,覆蓋沉沉的烏雲,在這樣的天空之下,我穿著黑色西裝,拿著黑傘,延著道路走到盡頭,傳進耳中的是持續的念經聲。
今天是木兔前輩的葬禮。

我看到木葉前輩正在站簽到處,眼睛有點紅腫,很明顯是方才哭過;白福前輩站在木葉前輩旁邊,手中的方巾不停擦拭著不停落下的眼淚。
「好久不見,前輩。」我說。在從梟谷學園畢業後,我就沒有再見過木兔前輩以外的誰了。聽到我的聲音,木葉前輩這才注意到我,白福前輩則是小幅度的點了點頭。
「是啊,好久不見了。」木葉前輩說,那張臉比高中畢業時多了許多成熟,眼型還是一樣的細長。

在準備上香的時候,開始下雨了。
滴答滴答的打在靈堂的屋簷上,我看著木兔前輩的遺照,笑的開朗,手中握著排球。
就像高中那時一樣。

線香的氣味遲遲沒有消散,在葬禮結束後,我獨自離開,拿著送的白饅頭,雨下的更大了。
撐起黑色的傘,東京的街頭還是繁忙的景色,我搭上與住家方向相反的電車,到了梟谷學園。

-

我和木兔前輩,曾經是一對戀人。
南轅北轍的我們,在高中時期交往過,在木兔前輩畢業的那一天,我們分手了。
是木兔前輩提出的,我有些驚訝,雖然難過但也只好答應了。
「吶,赤葦。」木兔前輩看著我,指著自己的唇。
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,走向木兔前輩,我吻上了他的唇。
沒有甜蜜的纏綿,只是簡單的接觸,然後分開。
在這個吻結束時,我就知道,我和木兔前輩已經什麼關係都沒有了。
已經回不去了。

成為了高三生,生活更加的繁忙,我刪除了木兔前輩的手機號碼,封鎖了木兔前輩的推特,把所有和木兔前輩有關的事物都拒於千里之外。
我以為這樣就能忘卻,忘卻木兔前輩的臉,但是沒有,他總在夜深人靜時浮上心頭,啃蝕我的理智與偽裝,我難以克制的將手探入褲頭,直至濃稠的白濁噴灑在我的手中。
木兔前輩離開了很久,很久,一轉眼就是十年,在幾週前,我無意間聽聞木兔前輩即將新婚的事。
那個曾經屬於我的人,他的世界已經沒有我的影子,縱使如此,我還是深愛著他。
幾天後,我接到了一通電話,那是我想都不敢想的聲音。
打來的是木兔前輩,他從我高中時期的同學那兒得知我的手機號碼,我忘記了木兔前輩高超的裝熟力。
木兔前輩提到了他將結婚的事,我笑著祝福他,接著,木兔前輩問我要不要一起吃頓飯,我答應了,並且暗自下了一個小小的決定。
和木兔前輩相約在梟谷學園附近的家庭餐廳,木兔前輩穿著運動上衣與牛仔褲,頭髮還是以前的貓頭鷹頭。
木兔前輩點了奶油泡芙和紅茶,我只點了咖啡,兩人愜意的閒聊著,木兔前輩說出了令我意外的消息。
「我們啊,其實是奉子成婚的,不要說出去喔。」

木兔前輩有孩子了。
某個女人的子宮裡,有了木兔前輩的孩子,光是想到這一點,就令我渾身顫抖。
我的木兔前輩,正確來說,曾經是我的木兔前輩,心裡已經住進了另一個女人,他會有家庭,會有幸福且圓滿的人生,那麼,這真是太好了。
——可是,我真的好喜歡你。

在用完餐後,已經是黃昏時分,我和木兔前輩一起回到梟谷學園,烏鴉在電線桿上叫個不停。
一步步的上了頂樓,心中所想的全是與木兔前輩相關的事情。
我喜歡木兔前輩,我愛著他,從最後的那個吻,我就再也無法放手,而這樣的他已經不屬於我了。
——要是木兔前輩只屬於我一個就好了。

用刀具穿過肉體,木兔前輩的瞳孔倏的張大,鮮血自胸口的裂縫傾瀉而出。我的手上也染上木兔前輩的氣味,他原本堅實的軀體變得軟弱,在即將倒地之時,我先一步的抱住了他。
黃昏就要結束了,我吻上木兔前輩的唇,就像那時一樣,最後一次,我吻了他。
他會永遠的屬於我嗎?是啊,我是這麼的愛他,這個我所計劃的案件,全是出於愛,出於我對他的愛,所以一切都足以被饒恕,這是我能讓他只屬於我的最後方法。
天色已經變得一片漆黑。

以上就是木兔前輩的死亡真相。

-

木兔前輩的葬禮舉行的太快,案件肯定還未深入調查,或許,再過不久,毫無佈置的命案現場就會發現我的指紋,監視器也會拍攝到我的模樣,我必定會被追緝到案。
天色變得漆黑,就像那一天一樣。
已經無所謂了,我對木兔前輩的愛,已經無所謂了,此時此刻,在梟谷學園的頂樓,木兔前輩就在我的面前,鐵網對面的空氣中。
「赤葦。」木兔前輩看著我,叫了我的名字,指著自己的嘴唇,我過鐵絲網,吻上了那對熟悉的溫柔。
這是愛,最為原始的情感,我的世界只有木兔前輩,木兔前輩的世界也只有我。
已經回不去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29)

© 牧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