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HTF】籠中鳥(鹿賊)

CP:Lumpy X Ruclless
-
かごめ かごめ。
籠の中の鳥は いついつ出やる。
夜明けの晚に 鶴と龜が滑った。
後ろの正面だあれ?
——《籠中鳥》

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天色微亮。
因為睡姿而翹起的藍色髮絲長至頸部,以男性的標準而言有些太長,從前的我並不習慣留這麼長的髮,但在失去手掌後,連剪髮這種簡單的小事也變得麻煩,曾經一度長及腰部,最後還是由那個一臉傻樣的Lumpy醫生替我理髮。
「喂,你真的是醫生嗎?」我這麼問他,他只是笑著,沒有開口。

昨晚,做了一個很長的夢。
只要不可能發生在這個世界,我就將之稱為「夢」,或許這也是海上男兒的一種浪漫吧!總而言之,在昨晚的那個夢裡,我死了,不是隔天一早還能睜開眼睛的那種,而是真正的,貨真價實的死去了。
兇手是Mole,那個沒了視力,每天都穿高領風衣的鼴鼠,而地點則是Lumpy醫生的診所,看不到東西的那傢伙把導盲杖插進我的心臟。
當然是很疼的,但是更多的還是恐懼感啊,畢竟自從來到這個村莊以後,就等於擁有了可是永恆的活下去的權利,突然死掉什麼的,誰都會害怕的吧。
在死掉了以後,還是可以聽到聲音的,原來聽力並不會那麼快的消失啊。大概是那個笨蛋庸醫吧,在我耳邊說了什麼,但我沒有聽清楚。
-
消毒藥水的氣味撲鼻而來,這是快樂樹村落(HappyTreeTown)裡唯一的一間診所。與其說是診所,還不如說是太平間吧。每一天都會有傷重的患者被送來,然後,根據我的調查,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都不會活著出去,而剩下那零點零零一是逃脫的可能。
「反正隔天都會再醒過來嘛。」Lumpy醫生這麼說,嘴角掛著漫不經心的笑容,Giggle曾經對我說過,很喜歡Lumpy醫生的笑容,但在我眼裡,笨蛋就是笨蛋而已啊,而那個笨蛋現在正坐在我面前的電腦桌旁。
「早安,Ruclless。」和我一樣顏色的藍色頭髮,其中幾束挑染成金黃,一手拿著沖泡咖啡,一手點著滑鼠,雙眼盯著面前的電腦螢幕。
「早安。」在旁邊的另一張椅子坐下,Lumpy醫生替我泡了杯咖啡。
「心情不好嗎?」喝空了咖啡後,Lumpy醫生問,將視線停在我身上。
「做噩夢了。」我說,喝了一口面前的飲品,很苦。
Lumpy醫生從電腦桌前起身,走到我的身後,從背部貼上來的是同為男性軀體的溫度。
「什麼樣的夢?」低沉而略微沙啞的聲線太過熟悉的吐在耳邊,Lumpy偶爾會對我做出這樣的舉動,那個笨蛋庸醫,我這麼想著,微微側過頭,預料之內的貼上他的唇。
我們是一對戀人。
我與Lumpy醫生,是一對戀人。
-
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又一次,在只有蠟燭光源的室內醒來,窗外下著雨。
夢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,夢到了那間診所,夢到了那杯咖啡,夢到了Lumpy醫生的吻,那個帶著濃濃咖啡香氣的吻。
在失去了雙腿後,我一直在這個封閉的世界,只有我一個,不知道時間,不接觸外界,只有從唯一的窗聆聽雨水的聲音,我在地面匍匐著,至窗邊聆聽,好像連水泥的建築也將隨之溶解。
沖刷掉過度的繁雜,有時,我想念那一片蔚藍的大海,想念我那艘有些破舊的船,然後,在一個又一個的夢中清醒。
「Ruclless,吃飯了喔。」Lumpy醫生走到我的面前,手中拿著裝有濃湯與麵包的碗。「乖,嘴巴張開。」
我照著他的話張開嘴巴,由他一口一口的餵我進食。
Lumpy醫生連我僅剩的一隻手也奪走了,沒有生存能力的我只能依附著他生存,只有依附著他,我才能存活下去。
囚禁了我的Lumpy醫生,為什麼這麼決定呢?那一天的最後,Lumpy醫生對我說了那樣的話。「不會再讓Ruclless做噩夢了,和我一起住吧。」我下意識的說了「不要。」,但在喝空了杯裡的咖啡的同時,意識也隨之消失,再次清醒過來時,就已經是在這個絕對封閉的樂園。
被奪取了翅膀,就蜷縮在由Lumpy醫生一手構築的玻璃世界。
「我愛你,Ruclless。」Lumpy醫生說,緊緊擁抱著我,那種仿佛能阻擋一切的溫暖令我沉醉,緩緩闔上了雙眼。

雨還是滴答滴答的下著。

评论

热度(7)

© 牧瀨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