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瀨白

灣家/日記/HQ!!/村長/攝
Plurk/r890320

【HQ!!】EVE(黑研)

沒有過去,沒有現在,也沒有未來。
這是孤爪研磨來到這個的地方的第三年。

五年前,他在郊區農場中的一間廢棄茅草屋被發現,巨大且兇惡的異種野貓護在他的身前,朝著農場主人與其他發現者露出尖銳的牙,豎起全身的毛,那是他必須稱作母親的生物。
人類先進的武器攻擊母親,柔軟的黑褐色毛皮染上鮮血,最後咚的倒在地上,再也不動了。
那是一個很冷很冷的冬季,自以為是的人類宣揚著成功殺害了萬惡的變種生物,又自以為是的將他帶到由政府規劃的收容院裡。
在那裡度過兩年的時光,他被冠上「貓妖」的稱號,他睜著那雙金色的貓眼,喘息著學習人類的世界裡被規範為「正常」的生活方式。
他懷念著在農場的茅草屋裡,比自己巨大許多的生物帶給他的溫暖,被柔軟的貓毛所包覆的感覺,他在人造世界裡尋找著那份難以言喻的虛無幸福。
一直到兩年之後,穿著破舊軍服的男人用曾經先進的機槍射殺了收容院裡所有的生物,最後來到瑟瑟發抖的他的面前,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掌撫上了他臉上長期虐待造成的傷口。
「好久不見,研磨。」有著一頭雜亂黑髮的男人這麼說。

如今,已經是孤爪研磨來到「音駒」這個殺手組織的第三年了。
他什麼都不用做,那個叫做黑尾鐵朗的男人總會陪伴在他身邊,在深夜時摟著他入睡,他能清楚的嗅聞對方皮膚上所殘留的鮮血氣味。
「研磨,不用擔心。」輕吻了一下少年白皙光滑的額頭,黑尾鐵朗說。
「無論是什麼時候,研磨你只要乖乖的就好了。」
「不論是當你將你送到農場,或者殺光收容院裡的人們,全都是為了你。」
「所以,傷害你的東西,就由我們一手消滅,那些會弄髒手的事情,交給我們就行了。」

在語音落下的同時,孤爪研磨感覺眼皮有些異常沉重,最後映在眼瞳的是黑尾鐵朗一如往常寵溺的笑容。
那是孤爪研磨十六歲的冬天。

「阿黑?」
「嗯?」
「還離開嗎?」
「不離開了。」
「永遠?」

「永遠。」

评论

热度(8)